【编者按】河内郡的司马氏为何同颍川郡荀、陈、钟等大族名士过从甚密?司马懿是若何由文入武的?司马懿与诸葛亮的才智可论高下吗?

克日,《司马懿传》由人民出书社出书刊行,作者朱子彦是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秦汉史学会理事。在书中,他对“狼顾相”“禅代与禅让”等问题提出许多怪异看法,颇受读者好评。汹涌新闻·私人历史专访了朱子彦教授,请他谈谈司马懿及其所处的时代。以下为访谈正文。

朱子彦教授

汹涌新闻:您在书中稀奇考察了司马懿祖父司马儁的交游圈,以为其对司马氏的崛起意义重大。能否简述司马儁的交游圈,其在司马氏的崛起和司马代魏的历程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司马氏的家风若何?

朱子彦:一样平常而言,写人物传记总是从传主的童年或青少年时代最先写起,然而本书在撰写历程中碰着的最大难题就是传主的第一手资料着实太少,《晋书·宣帝纪》只字未涉及司马懿的青少年生涯。既然无法根据通例出牌,那就只能另辟途径,于是本书第一章的问题就转换为“姓氏、门第、交游圈与门风”。笔者之以是将这个问题引领全书,自有一番深意蕴含其内。上世纪六十年代以降,学界对司马代魏的问题已有了较为充实的探讨,但切入点多数未能逾越陈寅恪先生剖析的框架,即从魏、晋两代统治阶级的性子来剖析魏晋禅代的缘故原由。陈寅恪的剖析虽然有发凡起例的影响,但毕竟仅从一个角度来解读魏晋两代的王朝更迭。若何将司马代魏的问题意识从单元引向多元就成了学人将研究引向深入必须重新考量的问题。

司马氏的祖籍是河内郡温县,而荀、陈、钟等大族却祖居于豫州之颍川,河内郡与颍川郡两地相隔数百里,司马氏是若何同荀、陈、钟等大族的名士举行来往的?众所周知,古代交通十分未便,除非发生社会动乱或出仕,一样平常士人交游的局限都局限在本县或本郡,以是,司马氏同颍川士人的来往,最大的可能是司马儁在颍川太守任上确立起来的交游圈。迄今为止,虽然并无资料可以说明颍川太守司马儁的交游局限,但从司马懿同荀彧、陈群、钟繇等家族过从甚密的关系来看,应该不是一朝一夕确立起来的。司马懿同他们的关系可能上溯到祖辈,确立在几代人连续不停交游的基础上,唯有云云,才气形成家族之间的交游网络。

司马懿通过与颖川等士族的攀亲积累了深挚的人脉与政治资源,这就为日后控制朝政奠基了坚实的政治基础。从司马氏团体形成的历程来看,司马懿父子正是通过确立人际网络、政治网络、势力网络、婚姻网络,争取了大量曹魏旧臣的支持,通过和平方式把他们从魏臣转化为晋臣,从而为司马氏团体日后转化为西晋王朝奠基基础。但若是从深层次挖掘、思索,我们还可以发现这些网络的起点就是从颍川太守司马儁时最先构建的。通过上述剖析,大致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司马懿是确立西晋王朝奠基人,但构建人际交游网络的始作俑者却是其祖父司马儁。

从司马懿诈风痹来拒绝曹操征辟,忍辱受巾帼,突然发动高平陵之变,一招就制政敌曹爽以死地的诸多历史事宜,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司马懿确实非同凡响。云云的深谋远虑,云云的坚忍不拔,其胸襟、眼光、胆识、才气确特殊人所具备!我以为除了司马懿自身所具有的特异廪赋外,还不能清扫门风、家风以及父兄对他的影响。司马家族不仅醒目儒术,亦深谙老庄道家及申韩之术。将诸子学融会贯通,灵活运用就成了司马氏的家族传统。韬光养晦、深藏不露、坚忍不拔的门风或许也是司马家族于汉魏诸多士族中一枝独秀,亡魏成晋的缘故原由之一吧。

汹涌新闻:司马懿只追随曹操十二年,且官职不高,为何您说司马懿是曹操事业的最大继续者?

朱子彦:司马懿长寿,一生历经曹魏政权四朝,成为二代君主的托孤重臣。他在曹操时期虽然官职不高,但至曹丕时已官居尚书右仆射,抚军上将军。明帝时,司马懿出将入相,历任骠骑将军、上将军、太尉等职;齐王芳即位,司马懿迁太傅,位居上公。高平陵之变后,司马懿剑履上殿,赞拜不名,掌控曹魏朝政,成为有魏一代职位最高的权臣。

司马懿入仕后不久,曹操就已基本上扫平了北方各路诸侯,三国鼎立的局势业已初见端倪。曹操南征北战,一手开创了曹魏王朝。然而,曹操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就是刘备与孙权。刘备、孙权虽实力不及曹操,但也是汉末三国时期数一数二的英雄人物。曹、孙、刘能够三分天下都有各自的优势与实力,三者之间保持着一种大要的平衡,短时间内谁都“吃”不掉谁。上天实在也给过曹操统一天下的机遇,在要害的赤壁之战中,若是曹操获胜,则四海归一,惋惜曹操没有掌握住这次机遇,被孙刘联军击败,三国鼎立之势也因此而形成。今后,终曹操一生再也无力大肆南下,统一天下的脚步变得迟滞而无力。众人皆对曹操晚年不登九五之位而感应困惑不解,实在曹操不是不想称帝,而是恐惧刘备与孙权,一旦代汉称帝,终究是底气不足!

曹操死后,给时人留下了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谁能做他事业的继续人,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正如众人皆知的,历史最终选择了司马懿。是司马懿及其子孙继续了魏武的未竟之业,历经数十年的奋斗,才于公元263年灭蜀,265年代魏。280年灭吴,扫平四海,完成统一大业。

司马懿高祖司马钧原为纠纠武夫,以战功起身,传之后裔,其家族已成为累世二千石的高门。经汉代社会数百年儒学之风的熏染,从司马儁最先,司马家族已由原来的“将种”完成了向儒生文人的转型。司马懿若承袭家风,治学不缀,至多只能成为如文坛巨擘曹植或建安七子式的文人。然而,汉末魏晋之际为浊世,群雄争霸,干戈不止,整个社会崇尚的是武功。俗语云:浊世出英雄,此“英雄”的寄义非同一样平常,只有具有雄才大略,拨乱反正,确立特殊战功之人才气成为治浊世的英雄。

司马懿掌握兵权时,三国鼎立的款式已经完全形成,魏虽略强,但吴、蜀二国的实力也未可小觑。自公元229年起,吴蜀又重新结盟,对曹魏器械夹击,组成相当大的威胁。对于司马懿而言,不能仅仅满足于治国理政,而必须继续魏武的未竟之业,统率戎马,应对吴、蜀二个强劲的对手。司马懿亲自指挥的几回要害性战争,十分主要,极为乐成,为西晋统一天下奠基了基础。例如景初元年(237),公孙渊叛魏,自主为燕王,置百官有司,改年号为“绍汉”,意谓其要继续汉朝。若公孙渊图谋一旦得逞,就将改变三国鼎立的局势,而成为四国并列,曹魏就要遭到来自西南、东南、东北三个偏向的军事威胁。司马懿平辽东之战,堪称经典战例,显示了其卓越的军事才气和智慧,唐太宗赞扬司马懿:“雄略内断,英猷外决,殄公孙于百日,擒孟达于盈旬,自以兵动若神,谋无再计。”绝非是虚夸之词。

为何我们说司马懿是曹操事业的继续人呢?由于在他成为曹魏辅政大臣,稀奇是掌握兵权之后,确实有统一天下的雄心。司马懿平辽东之前赋诗曰:“天地开拓,日月重光。遭遇际会,毕力遐方。将扫群秽,还过田园。肃清万里,总齐八荒。告成归老,待罪舞阳。”诗中“肃清万里,总齐八荒”之句可谓是雄视千古,气吞万里,应该是全诗的诗眼。诗言志:这八个字表达了司马懿欲扫平六合,混一宇内的心愿。

历史证实,只管曹魏占有一定的优势,但统一三国的门路仍然十分艰巨,曹魏不仅要生长经济,增强国力,而且要有打历久持久战的思想准备,平定天下的义务绝不能能由一二代人来完成。只管司马懿较为长寿,但在他有生之年仍未能完成统一大业,以是必须由其子孙来继续他的事业。在三国后期,天下形势发生重大转变的情况下,司马昭看准时机,挥师灭蜀,拉开了统一战争的序幕。以往,有些学者在剖析西晋统一缘故原由时,稀奇强调客观条件。即以为三国后期,北方地区经济的生长已跨越南方,以是西晋的统一是一定的。实在,纵然北方经济实力壮大,但若是不施展人的主观作用,要迅速执行统一也绝非易事。大量事例证实,战争不仅仅是军事的角力,而且是政治、经济、外交、地利、人和等综协力的较量,而其中的“人谋”则显得尤为主要。公元280年,西晋灭吴,四海归一,虽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但若是不是司马炎、羊祜等人具有战略眼光,深谋远虑,历久谋划、并最后争取交州,从战略上完成对孙吴的四周合围,要想一举荡平盘据江东八十余年,据长江天险,拥兵数十万、根深蒂固的孙氏政权谈何容易。

《司马懿传》,人民出书社,2020年6月

汹涌新闻:司马懿一直担任文官,为何在魏明帝时“由文入武”,且成为魏国的军事重臣?

朱子彦:司马懿高祖司马钧身世行伍,任征西将军。曾祖司马量官至豫章太守,祖父司马儁任颍川太守,父司马防历官至京兆尹。我们从司马量及其子孙所任官职中获得了一个主要信息,即其家族已受到儒学传统的熏染,开启了整个家族偃武修文、向崇文尚儒的文人世家转型。司马懿入仕之初,任曹操相府文学掾,后历黄门侍郎、议郎、丞相东曹属、主簿、太子中庶子、丞相长史等官,然皆为文职。至魏明帝时,司马懿才正式“由文入武”,恢复其“将种”家族的本色。

司马懿“由文入武”主要有两个缘故原由:其一是魏明帝的放置,司马懿身不由己。魏明帝曹叡是一个很有作为的雄略之主,其处事坚毅,明识善断,深谙御臣之道,即位不久就政由己出,使其父曹丕放置的四个辅政大臣形同虚设。他捏词吴蜀战事频仍,多次将曹休、曹真与司马懿调往疆域,令其停留京师的时间十分有限,有用降低了三人对中央朝政的影响力。其二,是那时客观形势的需要。魏明帝时期,由于吴、蜀不停地进犯,“孙权、诸葛亮号称剧贼,无岁不有军征。”故曹魏的四方都督责任重大,中央往往派比四征将军职位更高的重号将军,如位比三公的车骑将军、骠骑将军,甚至是上将军、大司马亲自担任。太和元年(227)六月,魏明帝命骠骑将军司马懿驻守宛城,都督荆、豫二州诸军事,与已都督扬州诸军事的大司马曹休器械接应,配合对于吴国的进犯。司马懿就任的新职事权颇重,这表明他已完全“由文入武”,成为曹魏都督一方的主要将领。

作为文臣的司马懿,从中央转入地方,并担任都督一方的军事将领,这是其人生历程的一次重大转型。在龙争虎斗,战争频仍的汉魏时期,非用武治戎不能立国。正所谓“天下安,注重相,天下危,注重将”。曹操、诸葛亮、周瑜、陆逊等人皆有文治武功,但主要以其卓越的军事才气而威震诸侯,闻名天下。故司马懿若要于日后掌握朝政,则必须要在魏国朝廷中树立高尚的声望,而要到达这一目的,则必须要确立显赫的战功。曹丕去世后,司马懿虽然成为辅政大臣,但在曹魏政权内并没有确立起真正的权威。司马懿多谋善断以及其治国理民的政治才气虽已崭露头角,然而,其军事才气事实若何?尚有待于实战的磨练。

司马懿从后半生才最先亲历戎机,指挥魏军,征战南北。其面临的主要军事对手有三人:即孟达、诸葛亮、公孙渊。司马懿对阵诸葛亮,只能接纳相持坚守计谋。然则其对孟达和公孙渊却取得了完胜。司马懿平定孟达之战,堪称其军旅生涯的杰作,此战的胜利,奠基了司马懿在曹魏军界中的职位,使其在曹魏军界中树立起一定的威望,日后和曹真并立,同为曹魏后期最善于用兵的军事将领之一。

公元228年,魏大司马曹休因石亭之战惨败而抑郁病亡,曹休一死,魏宗室人才凋零,统兵的高级将领只有曹真一人。一年多后,即太和四年,司马懿由骠骑将军晋为上将军。公元231年,诸葛亮发动了第四次北伐,而曹真也恰在其时病逝。因曹魏宗室精英皆已亡故,故司马懿此时已成了挂帅出征、匹敌诸葛亮的不二人选。

,

欧博官网

欢迎进入欧博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司马懿取代曹真,执掌兵权,这是司马懿人生的一个主要节点。虽然他并未由上将军晋为大司马,但在曹魏军界已无人能出其右,司马懿俨然成为曹魏军队的最高统帅。但必须注重的是,自曹魏政权肇建以来,不用异姓为帅,已成了祖宗家法。此次魏明帝命司马懿统率雄师匹敌诸葛亮,显然是打破了祖宗陋习。曹叡为何会破例?是他稀奇信托司马懿吗?恐也未必。最主要的缘故原由是魏国宗室中已无人可以任用。诸葛亮数次大肆攻魏,已成为曹魏的头号强敌,除司马懿、张郃等上将尚可使用之外,魏国此时也泛起人才匮乏的局势,故曹叡不得不将兵权交给司马懿。除此以外,曹叡对照自信,以为自己完全可以驾驭司马懿。东晋史家孙盛曾言:“魏明帝天姿秀出,立发垂地,口吃少言,而沉毅好断。初,诸公受遗命指点,帝皆以方任处之,政自己出。”历史事实也证实,魏明帝确实是一代雄主。他在位时代,牢牢掌控大权,谁也不敢有图谋不轨之心。

公元234年,蜀相诸葛亮在与司马懿五丈原僵持时,病殁于渭水军营之中。随着诸葛亮的病故,蜀汉再也不能对曹魏组成实质性的威胁。依附这一战功,司马懿威望如日中天。《晋书·乐志下》不无自满地颂扬司马懿:“我皇(指司马懿)迈神武,秉铣镇雍凉。亮乃畏天威,未战先仆僵。”虽然这是《晋书》的吹嘘,但自从司马懿建此功业后,无论是声望、资历、能力,照样战功,曹魏军政两界已无人再出其右了。

耐人寻味的是,对蜀战争刚一竣事,魏明帝即下诏令:“以上将军司马宣王为太尉。”从上将军与太尉职权对照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太尉的主要性和现实权力远不如上将军。那么,魏明帝为何要将刚刚确立显赫战功的上将军司马懿调任为仅具声誉之职的太尉呢?谜底只有一个,那就是曹叡对司马懿产生了疑忌。从曹操时代就形成的曹氏家法和潜规则是:为提防大权旁落于外姓大臣之手,军队统帅或总兵之权必须牢牢掌握在曹氏或夏侯氏之手。但由于夏侯惇、夏侯尚、曹仁、曹休、曹真等宗室上将相继病逝,诸葛亮又不停北伐,对曹魏形成伟大的压力,在曹魏宗室已无人可用的状态下,曹叡迫不得已,才拔擢司马懿为上将军,统兵匹敌诸葛亮,这其中若干有无可奈何的身分。诸葛亮病逝,蜀汉也住手了北伐,这让曹叡如释重负,大大松了一口气。既然吴蜀已构不成重大威胁,又何须将兵权交付给异姓大臣呢?以是魏蜀战事甫一竣事,魏明帝就免去司马懿上将军之职,改任太尉,这一调任,看来是平调,现实上是剥夺了司马懿的兵权。然而,时势难以逆料,不久,辽东公孙渊叛乱,因朝中无人可委以平叛重任,曹叡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启用司马懿,以致司马懿又再次问鼎兵权。

司马懿

汹涌新闻:在书中,您提到司马懿和诸葛亮用兵郑重的一大缘故原由是缺乏实战经验,作为儒将,二人的职位为何云云之高?他们带兵作战有何异同之处?二人才智可论高下吗?

朱子彦:先秦至秦汉,文武不分,出将入相者多矣。汉晋之际,儒将统军作战亦不少见,远不止司马懿与诸葛亮二人。例如曹魏的贾逵、满宠原为曹操相府主簿、从事,都是文臣,后皆带兵出征,位居方岳,为都督上将。满宠戍守淮南,屡挫孙吴雄师的进犯,后官至太尉。孙吴周瑜、陆逊亦为儒将,周瑜大破曹操于赤壁,陆逊夷陵之战大北枭雄刘备,孙权三分天下有其一,实赖其二人之力也。西晋羊祜、杜预皆为饱读诗书的儒将,羊祜博学多才,“在军常轻裘缓带,身不被甲。”杜预治军,手不释书,有左传僻,然不能骑马射箭,但他们最终助晋武帝灭吴,完成了统一大业。有宋以降,儒将亦不鲜见,如北宋文臣范仲淹率兵抵御西夏,夏人惊呼:“小范老子,腹中自有数万甲兵。”明代大儒王阳明平宁王之乱;清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亦以文臣身份统兵接触,平太平天国、收复新疆,被称为清代中兴名臣。正如陈子龙所言:“自汉以后,文武渐分,然犹有虞诩、诸葛亮、周瑜、陆逊、司马懿、羊祜、杜预、温峤、谢玄、韦睿、崔浩、李靖、裴行俭、郭元振、裴度、李德裕、韩琦、李纲、虞允文之徒奋策儒素立功阃外,为时宗臣。彼岂必有抟虎之力,射雕之技哉?不外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

为何汉晋之际儒将职位较之纯粹武将更高呢?这是由于汉代儒学兴旺发达,使整个社会浸淫儒术儒风,人们普遍崇尚敬仰经学世家和阀阅门第身世的士人。反之,武人的职位逐渐下降,将门身世也为时人所轻。而兵卒身份则更为低下,“兵卒”、“武人”、“老革”已成为侮辱人的称谓,蜀中名士彭羕得不到刘备重用,竟然当着马超的面,斥骂刘备为“老革荒悖”!东汉以降门阀士族壮大,陈寅恪说:“儒家大族之潜势力极大。”高门大族身世的士人小看身世寒微的武夫。例如曹魏名将邓艾身世低微,“为农民养犊。”是司马懿发现了他的才气,才得以步入仕途。只管他显示出卓越的政治军事才气,但从来不能介入司马氏团体的决议。组成司马氏团体的焦点,多数是与司马氏兄弟有通家之好的汝颍大族子弟。他们在社会阶层、文化取向上与邓艾有显著的差异。邓艾立有平蜀大功,却蒙冤而死,虽有其恃功骄狂的因素,但亦有遭士族倾轧的身分。

不要说像邓艾这样身世寒微的武将令人侧目,纵然是累世簪缨,门第尊贵的望族,只要先辈担任过武将,也会被人诟病。司马炎贵为天子,为西晋王朝开国之君,司马氏家族也是累世二千石,跻身于汉魏士族行列。然而,河内司马氏虽说是汉末儒学大族,却非最高级高门,且先世乃武将身世,故与那时最高级的世家大族,如弘农杨氏、汝南袁氏、颍川荀氏相比,仍然有不小的差距,故晋武帝被受其“专房之宠”的胡贵嫔重提“将种”家族的往事,仍然会感应酡颜,“甚有惭色。”

诸葛亮、司马懿资兼文武,出将入相,其职位之高在那时实属正常。不管后世之人站在何种角度,何种态度,都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即司马懿与诸葛亮都是天纵英才、略不世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他们俩人均醒目兵法,足智多谋。从战争的历程与了局来看,孔明、仲达俩人的才智大要相当,可谓是旷世英才。然而后世好事者,照样欲将俩人比一崎岖。孙吴大鸿胪张俨撰《默记·述佐篇》,专论诸葛亮和司马懿才气的优劣高下。张俨以为,诸葛亮凭藉巴蜀一州之地,就能在综合国力比自己大数倍的曹魏境内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司马懿只能“自保全而已”,完全奈何不了对手。以是诸葛亮的才智要凌驾司马懿一筹,若是不是诸葛亮早逝,其北伐大业就能够乐成。然而,唐太宗李世民的看法却和张俨并不相同,在李世民的心目中,司马懿的军事素养和军事实力,是高于诸葛亮的。诸葛亮仅仅是治军严谨的统帅而已,军事实力和军事才气均不如司马懿。

我以为张俨与李世民所论都有偏颇,诸葛与司马用兵各有特点,很难评判俩人军事才气的优劣是非。犹如诸葛亮用兵郑重,不敢弄险一样,司马懿与诸葛亮交兵,也同样十分持重,不敢轻敌。司马懿虽然熟读兵书战策,但终究不像曹魏的五子良将,是纯粹的行伍身世,实战经验十分厚实。司马懿并非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他原是曹操丞相府的文学掾,曹丕称帝后,任侍中、尚书右仆射,历久在曹魏中枢机构处置政事,所缺少的就是行军作战、戎机战阵的历练。至曹叡时代,才因缘际会,涉足军旅,并逐渐成为统兵作战的大帅,可见他是半路出家的儒将。在同诸葛亮交手之前,他带兵征战的主要胜绩就是平定孟达叛乱。然而,诸葛亮绝非孟达可比,刘备死后,诸葛亮大肆北伐,已成为曹魏的头号强敌。司马懿的过人之处,就是他能够审时度势,知己知彼,料敌先机。他知道诸葛亮是天下奇才,欠好对于。碰着诸葛亮这样的对手,他岂敢轻敌,在没有十足掌握的情况下,司马懿只能凭险据守,以防御战拖垮诸葛亮,以到达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虽然诸葛亮不是用兵如神的军事家,然则他治军严谨,赏罚有度,蜀军训练有素,作战勇猛,这使司马懿视诸葛亮为强敌。诸葛亮对于军士的训练极为重视,陈寿称他“治戎为长”;袁准说他的军队“止如山,进退如风,兵出之日,天下震惊,而人心不忧”。说明蜀军是训练有素的。诸葛亮首次北伐时,未听魏延的建议,不愿直接攻击关中。其缘故原由之一是自知蜀军的战斗力还不够壮大,和魏军正面交锋没有必胜的掌握。

街亭之败后,蜀军经由诸葛亮悉心的艰辛训练,作战能力大为提高。诸葛亮为了改变蜀汉军力不足的劣势,就对古代兵法中的“八阵”潜心研究,推陈出新加以改进,其中既有继续又有创新,这就是诸葛亮“八阵图”之以是见重于那时并享誉于后世的主要缘故原由。八阵图练成之后,诸葛亮信心满满地说:“八阵已成,自今行师,庶不覆败。”实在,这并非是诸葛亮自我吹嘘之辞。自陈仓之役设伏斩杀魏国上将王双以来,蜀军“自来自去” ,还未曾在野战中输给对手。晋人袁准剖析蜀军能征惯战的缘故原由时说:“亮法律明,赏罚信,士卒用命,赴险而掉臂,此以是能斗也。”由于蜀军拥有极强的战斗力,诸葛亮又足智多谋,行军布阵极其周密,这才使司马懿无计可施。

不管陈寿若何评价诸葛亮的军事才气,说他“治戎为长,奇谋为短”也好,“理民之干,优于将略”也罢。我以为在三国时代,诸葛亮的军事才气仍然是最高级的。面临综合国力数倍于己的壮大的魏国,诸葛亮以攻为守,主动向曹魏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而且能做到“退若山移,进如风雨,击溃若摧,合战如虎”,是很不容易的,可谓缔造了古今战争史上的事业。

司马懿醒目兵法,深晓韬略,也是三国时期最高级的军事家。考察他生平所指挥的几回主要战争:如太和元年,击败吴国诸葛瑾进犯襄阳之师;太和二年,倍道兼行击破恪守上庸的孟达;景初二年,悬军万里深入辽东,攻灭公孙渊,都是与敌军摆开阵势,决胜于战场,从无畏惧。可是对于诸葛亮的北伐,司马懿虽然拥有“雍凉劲卒”,却持重不战,徒贻“畏蜀如虎”之讥。实在,司马懿并非不想一战而尽歼蜀军,立不世之功于关陇,无奈诸葛亮足智多谋,蜀军又是久经训练的劲旅,他审情度势后感应并无取胜的掌握,遂接纳恪守不战以老蜀师的战略。他熟悉到,蜀军远道而来,利在急战,自己野战不是诸葛亮的对手,但可行使蜀军需长途运输、粮食难题的弱点,坚壁不战,迫使其粮尽退军。

总之,诸葛亮和司马懿都是谁人时代的天下奇才,他们的军事盘算,用兵才气旗鼓相当,难分伯仲。两人携手在三国战争史上演奏了一幕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历史活剧,其精彩水平足以彪炳千秋,垂范后世。唐代大诗人杜甫咏颂诸葛亮云:“诸葛台甫垂宇宙,宗臣遗像肃狷介。三分盘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我以为诗中“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之句可以为诸葛亮、司马懿两人共享,由于他们都是三国时代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

诸葛亮

汹涌新闻:诸葛亮的历史形象颇为正面,而司马懿却留下残暴嗜杀、老奸巨猾的形象。您在以往文章中曾说诸葛亮也曾有代刘自主的想法,然则时机不成熟,在本书中,您也写到诸葛亮为了荆州团体的利益“借刀除孟达”,从而丧失了从东三郡发兵的战略可能,进而导致北伐失败。对于历史人物评价的问题,您有什么看法?

朱子彦:从东汉至隋唐的历史来看,司马懿是汉末三国浊世走向短暂统一的奠基者。大要而言,中国历代王朝的雄主,尤其是开国之君,其底色与司马氏并无二致。然而,历久以来,由于受封建正统观的影响,司马懿及其子孙在国人意识中多是负面形象。阴狠、狡诈、篡逆,甚至有“三马同槽”、“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等典故流行于世。作为一代人杰的司马懿几被“层累”地做成了似乎无可逆转的“大白脸”。历史从来都是“现代史”,历史人物的定性,从来取决于誊写者的认知或设计,官修史书尤其云云。司马懿被后人历久诟病,主要是源于他的“狼顾相”和发动“高平陵之变”。魏晋以降的不少人都挖苦司马仲达父子媚惑取天下。

以儒家伦理道德来看,是否忠孝仁义诚信是权衡君子与小人的标尺。君子尚德崇义,“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稀奇是有宋以降,程朱理学、陆王心学等儒学各个学派强调“内圣外王”“正心诚意”之后,对小我私家的道德修养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对君主、统治者而言,太过强调伦理道德生怕将难以成就大事,更遑论治国平天下。马克斯·韦伯曾经提出“卡里斯玛”型的权威和人格。卡里斯玛(charisma)原意为“神圣的先天”,来自早期基督教,初时指获得神辅助的超凡人物,厥后引申为具有特殊魅力和能力的首脑。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卡里斯玛”品质的人,多数是王朝鼎革时期的开国之君,他们为了能争取山河社稷,往往不择手段,接纳一切可以接纳的权术和盘算,原本只是带兵将帅在军事上运用的“兵不厌诈”和《孙子兵法》中的种种盘算,到了具有“卡里斯玛”品质的帝王那里,已经将兵不厌诈的权术广泛地运用到政治斗争层面。

卡里斯玛型的人物需要具备怪异的智勇双全的政治品质。其智,即富于权术,因时制宜,胸藏韬略,拔擢人才、纳谏如流、豁达大度;其勇,不是指血气之勇,而是指杀伐决断,坚忍不拔,善于韬晦,翻云覆雨,雄猜嗜杀。我在叙述传主功业的同时,力争从现代心理学视角,剖析古代政治家的人格,展现出传主所具有的庞大深刻的卡里斯玛特质。高平陵事宜中,司马懿指洛水为誓决不杀曹爽,然而最终却夷其三族,此事向来为众人所诟病。但若是我们开拓历史的视野来看,此类事多矣。楚汉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时,刘邦、项羽两方皆已疲惫不堪,故于鸿沟媾和,中分天下,休兵罢战。项羽将刘邦老父妻子等人质放还,撤军退回楚地。但刘邦却采取了陈平、张良之策,绝不犹豫地撕毁了墨迹未干的鸿沟之约,率兵追杀项羽,最终逼项王自刎于垓下。史家往往斥责汉高、明祖诛杀开国功臣,斥之为雄猜嗜杀,阴狠歹毒,无情无义,流氓行径。殊不知权力之争可以完全置亲情于掉臂,为了争取最高统治权,纵然父子兄弟亦反目成仇,况且异姓君臣哉!唐初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诛兄杀弟,逼父退位,手段之凶狠绝不亚于汉高、明祖。王夫之从儒家伦理道德层面上对李世民痛加斥责,以为:“太宗不能复列于人类也。”然而,船山先生的这个看法终究带有些书生气,若是李世民拘泥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儒家亲情,不发动喋血宫门的政变,那里会有厥后被万代称颂的“贞观之治”。由此可见,卡里斯玛的品质中具有超乎凡人的壮大能力,正所谓行异常之事,需有异常之人也。

研究三国人物,诸葛亮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熟读寿志后,我愈益以为,诸葛亮既是三国时期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但其身上也有不少卡里斯玛的气质。这个问题,治魏晋史人人周一良、田余庆先生都曾指出过,只是他们在文章中点到为止,没有睁开检验与剖析。历久以来诸葛亮的事功、智慧、德操皆被众人无限强调,许多治汉魏史者也对不利于诸葛亮形象的史料纪录置若罔闻。好比诸葛亮北伐时,孟达本欲起兵配合诸葛亮,夹攻曹魏,这对于蜀军极为有利,但诸葛亮掉臂北伐大局,反而借司马懿之刀诛杀孟达。另外,他还排挤袭击李严、魏延、廖立等人,导致蜀汉后期人才极端匮乏。关于诸葛亮有“自取”之心的看法虽经我缜密考订(可参阅拙文:《九锡制度与汉魏禅代》,《人文杂志》2007年第1期),推论有据,但似乎大多数人仍难以接受。我想,这可能照样受到几千年来封建统治者以及《三国演义》把诸葛亮塑造成忠君圭臬,道德楷模的影响,加之传统的儒家纲常伦理道德观的深入人心,“篡位”之词被严重污名化。实在要是诸葛亮真的北伐乐成甚至统一天下,他完全有资格受禅,代汉称帝应视为顺应历史潮流。正如昔人所云:“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居之。”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是历史学中永无止境的课题。由于历史需要沉淀,许多历史人物都不能盖棺论定。人之行为的悖论,难以逆料,人性之曲折隐秘,庞大玄妙,所谓知人论世谈何容易。而评述历史人物,最易犯的偏差,就是褒之捧入九霄云外,贬之打入十八层地狱,而捧煞、棒煞的症结,就是不能实事求是,尊重史事的真相。我以为,评价历史人物不要过分注目于某些历史积案的是非,也不要简朴地用后世的是非观、价值观来判断历史。稀奇需要脱节历史人物道德化的研究方式。对司马懿的熟悉,应该跳出权臣“篡位”说。从大历史观来看,司马懿既是曹魏政权的掘墓人,但同时也是曹操统一事业的继续人。这个看似二律背反的历史征象在司马懿身上获得了完善的连系。对司马氏统一天下的功勋,东晋史学家习凿齿做出了高度评价:“除三国之大害,静汉末之交争,开九域之蒙晦,定千载之盛功者,皆司马氏也。”司马父子竣事了三国鼎立的局势,使天下重归一统,这是评价司马懿最主要的标尺,也可作为评价其他历史人物的参照系。

(朱婷婷对本文亦有孝敬)

发布评论

分享到:

usdt支付接口(caibao.it):Adobe InCopy /Lc 2018软件安装包(附安装教程)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